文章

大自然的懲罰




一九九七年是厄爾尼諾現象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年份,海水溫度升高,地面非常乾涸,然而人們依舊放火焚林以騰出更多農地畜牧,燒毀面積相當於一個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大概一百個香港)的土地,導致煙霧籠罩在印尼雨林上方,超過二百四十人死亡,樹木也因濃厚的霧霾而窒息,結不出果實,森林中的狐蝠被逼飛往別處覓食,輾轉將致命病毒帶到馬來西亞,感染當地畜牧業的豬隻,而豬農也因此生病了。

在森林砍伐殆盡的地區,原本只會感染野生動物的傳染病,被發現擴散到人類身上的例子不勝枚舉。過去二十年來,愈來愈多科學研究證實森林砍伐會引發蝴蝶效應,為多種致命病菌如立百病毒(Nipah virus)、賴薩病毒(Lassa virus),和引起瘧疾和萊姆病(Lyme disease)的寄生蟲,營造出適合擴散到人類身上的條件。

野生動物的錯?


最近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文獻中,史丹福大學的艾琳.莫迪凱(Erin Mordecai)指出,若每年砍伐一成森林,就會導致瘧疾病例增加百分之三。可怕的是,能把致命疾病傳染給人類的,並不只有蚊子這種生物。事實上,很多人類身上出現的新興傳染病──包括愛滋病病毒、伊波拉病毒和立百病毒,全都源自棲息在森林中的動物──有六成是由多種動物傳播,其中絕大部分是野生動物。病毒能夠在森林中無害地與宿主動物共存,是因為這些動物是跟病毒共同演化的,但人類在進食野生動物或改變森林棲息地的時候,會直接及間接成為這些病原體的宿主。

破壞自然自招惡果


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武漢市衞健委公開通報肺炎疫情,中國國家衞健委及後確認「新型冠狀病毒」為疫情病原,並將這個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對外公布。春節前夕,內地不少民工趕着回鄉過年,也有比較富裕的家庭準備外遊,機場、火車站都熙來攘往,人潮不絕,就在這時侯全球開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世界各地均發現確診病例,全球死亡人數超過三十一萬。 (截至五月十八日下午五時)。目前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中,有三大最嚴重的傳染性疾病,分別為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和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家對比三種冠狀病毒的全基因後,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MERS分別有大約七成和四成的序列相似性,研究亦指出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限○三年爆發的SARS類同,病毒自然宿主源自蝙蝠。

蝙蝠在華人社會象徵財富和福氣,牠們晝伏夜出,既不吸血,也不主動攻擊人,主要吃害蟲和水果,每隻每晚可捕食約五千隻昆蟲,包括蚊子、蒼蠅、甲蟲等,對維持生態平衡極為重要,只是不幸地由於其免疫系統與其他哺乳類動物不同,能夠與病毒共存,使牠們輕易成為「病毒溫牀」,又因為冬季時可飛往三十公里外冬眠,將身上病毒由一個地方帶去另一個地方,所以成為眾矢之的,但,河水不犯井水不是可以相安無事了嗎?大自然有大自然的法則,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以達致平衡,蝙蝠只是芸芸眾生中無辜受罪的野生動物,疫情期間,威尼斯運河的水清澈了,水母再次出現,成群的羊在英國的街頭散步,奈良的小鹿享受着櫻花的花瓣,可想而知我們日常的活動對大自然生態有多大影響,所以人類的愚昧和自大才是疫病的源頭。

森林是最後一根稻草


砍伐森林,破壞野生動植物棲息地會令野生動物流離失所,樹木會釋放儲存的碳,導致全球變暖,進食野生動物更會病從口入,讓我們身陷在無間的傳染病瘟疫中,為人為己,大家要努力守護森林,愛護野生動物。


關注議題:
城市森林.森林城市
氣候變化
生態城市
自然保育
關鍵字:
病毒宿主
新冠肺炎
蝙蝠
全球暖化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