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大樹照斬廢氣同吸 怨氣怎消


政改否決後,社會要聚焦民生,民生的定義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生活的一切所需,無一不是大事,每喝的一啖水,每吸的一口氣,每伐的一棵樹,每坐的一程車,都關乎基本生存與社稷,各件事獨立發生,卻又可互相扣連,民生環保政治政策如何分割?

空氣質素淪陷 植樹減污染

早兩周受颱風「蘇迪羅」帶來的下沉氣流影響,香港市區氣溫高達36.3,打破多項紀錄,包括最高溫的立秋,以及130年來最熱的一天。除了熱,走在街上,感覺攻鼻、刺眼、咳嗽、疲勞、呼吸不暢順。充沛的陽光成為臭氧的溫床,再加上本地的污染物,全港的空氣監測站全告「淪陷」,健康空氣指數高至10+,對長期病患者或長者來說,呼吸可能比不呼吸更危險。

由環保的角度看,官方可能認為已盡其力,2014年一般空氣監測站的微細懸浮粒子、氮氧化物及二氧化硫都分別較2013年減了百分之六至百分之十五,算是交到成績。唯一例外的是臭氧,逆市上升了百分之七。然官方認為這是內地的責任,只要香港吹西北風,就必然要「硬食」由內地飄來的污染物。

官員振振有詞,市民只有無奈接受,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在網上撰文:「人為甚麼會落得這個田地,弄得空氣都不能吸,號稱解決所有問題的高新科技和經濟發展跑到哪裏去了?精英分子你們為甚麼不到街上走走,跟普羅大眾一起享受經濟繁榮的『成果』。」

這種觀感並不是個別想法,對於內地的影響,香港是否完全無力抗衡呢?植樹就是其中一種有效的緩解方法。樹木能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硫等多種污染物及灰塵;亦能作為天然屏障,減少車輛排放的臭氧和淨化空氣。

成熟的樹木每年吸收120240磅污染物,而一棵大樹比一棵小樹去除多6070倍以上的污染物。植樹更加是緩解城市熱島問題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市區每百分之十的樹木覆蓋率,可帶來1的溫差,而成熟的樹冠可降低大約2.755.5溫差的空氣溫度。

般咸道4棵石牆樹樹齡過百年,具備了以上各項的價值,生於石牆上還節省了寶貴的路面空間。如今被狠狠斬掉,程序上或者說得通,但香港被斬首的樹,卻將遠遠不止這4棵。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為了達至10年建屋目標,改劃綠化用地建樓,深水埗大窩坪的綠化地帶,涉及680棵樹,大埔露輝路綠化地帶更涉及3,000棵樹。

星「花園城市」 港堪借鏡

特首梁振英亦明言研究開發郊野公園的可能性,幾乎可以肯定,樹木在政府眼中的價值近乎零。香港常以新加坡為競爭對手,對方除了不少港人羨慕的組屋政策,更加有「花園城市」的美稱,為何特區政府不以後者作為一個比較目標?

高溫日,電視新聞畫面看到劏房戶酷熱難抵,又因節約不能享用冷氣。倘若屋主能有多一個選擇,可以走到室外,找棵大樹乘個涼,呼吸一口清新空氣,感受一下微風輕拂,相信溫度與怨氣都會一同降低些。


關注議題:
城市森林.森林城市
能源
關鍵字:
城市森林
樹木
空氣污染
健康
植樹

你可能感興趣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