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深圳自信香港失信 環保政策空轉30載




深圳四十年突飛猛進,城市建設經濟和社會發展,都追上了香港,甚至超越我們。不禁撫心自問,香港為何會停滯不前呢?香港缺乏政策自信?缺乏制度自信?缺乏執行力自信?反觀深圳依循科學發展觀、可持續發展觀和生態文明觀,把經濟社會民生發展與生態環境協調規劃和推動,充分表現出政策理念自信、管治制度自信、執行力自信。

電子道路收費坎坷路 廢氣吸足30年


香港似乎有很多鴻圖偉略,政府過去發表多個環保政策藍圖,例如《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香港清新空氣藍圖》、《香港廚餘及園林廢物計畫2014-2022》、《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往往只有藍圖但缺乏行動,導致香港環保政策停滯不前。香港決策者和政客忽視科學發展觀?香港民眾缺乏生態危機感?

香港交通擠塞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本港三個路邊監測站錄得的二氧化氮濃度長期超標,嚴重威脅市民健康。為紓緩交通擠塞,新加坡和倫敦早於一九九八年及二○○三年已實施電子道路收費計畫,成功減少車流量。其實香港政府早於八十年代已探討引入電子道路收費系統,遺憾討論逾三十多年仍未得到落實。既然環境健康與民眾健康息息相關,環境局應該與食物及衞生局合作,依據環境影響和健康影響評估的科學觀推銷政策,游說政客,以公共健康科研基礎,爭取民意支持,強化政策自信。

廢物圍城 浪費之都


香港一八年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為每日一點五三公斤,相比起鄰近城市如台北和東京為高,並有持續上升趨勢。根據「污者自付」原則,南韓與台北市早於九十年代已經實施廢物按量收費計畫,減廢成效顯著。垃圾徵費於香港前後討論了超過十五年,最終草案未能於去年立法會完結前通過,錯失良機。

事實上,垃圾徵費並非靈丹妙藥,政府必須積極推動各項廢物管理政策,包括擴展生產者責任計畫、立法淘汰即棄塑膠、強制廚餘回收等,從源頭減廢,促進回收循環再造。

廢物不廢,以可持續發展觀和循環經濟作為政策目標,環境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工業貿易署、勞工處應聯手制訂協同性的環保產業政策,體現制度自信,才能說服政客和決策者支持。

廢地曬太陽 城市黑點工場


香港真的需要大規模填海造地嗎?規劃署估算香港現時約有一千三百公頃棕地,高於政府一千二百公頃的覓地目標,當中大部分棕地被用作露天貯物場、車輛維修場及貨櫃場等,土地使用效率和經濟價值普遍較低。早前傳媒揭發有棕地被非法用作電子垃圾拆解場,部分更位於綠化帶或農地,嚴重污染環境及危害市民健康。

另一方面,填海會摧毀自然生境、威脅瀕危動物及影響漁業資源,最終會造成不可逆轉的生態災難。政府必須平衡發展與保育,採取「棕地優先」策略,撤回「明日大嶼」填海計畫,推動香港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城市。深圳以生態文明、生態安全、生態城市的發展理念,香港依據甚麼政策理念發展「明日大嶼」呢?

香港地球之友期望特首於新一份《施政報告》中落實進取的長遠減碳策略,並就空氣污染和廢物管理各項環保政策訂立明確的目標和時間表。完善的政策制訂和執行,需要跨議題、跨局、跨部門、跨界別、跨制度的協作,才能提高政策自信、制度自信和執行力自信。

環境政策單打獨鬥,結果是紙上談兵,香港於環保政策上已經浪費了三十年,空轉五十年不變?


關注議題:
關鍵字:


最新網誌



相關文章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