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共鳴

【施政報告系列】如果我是行政長官 … 我會加強規劃綠化城市




香港一直以來都有進行大大小小的綠化城市工程,例如以綠化政府天台及街道等,但成效卻未如理想。根據201563日的立法會二十二題:屋頂綠化工程[1]中可得知,綠化城市只集中於政府建築物及中小學校舍,卻未有惠及私人樓宇。加強規劃綠化城市,令香港除了在能源減碳方面著手以外有多一種選擇,在綠化城市之際改善空氣污染等問題。

綠化城市未如理想?

作為綠化城市的一環,綠化屋頂是十分常見以及流行的其中一項城市綠化工程,基本上全世界的先進城市在進行城市或建築規劃方面都會加入綠化天台的概念。而就如文前所提及到,香港對綠化屋頂的規劃並未完善,更是遠遠落世界各地。以相鄰地區的日本為例,在01年就規定所有新建築物須要屋頂綠化,以建築面積為1千平方米以上的私人建築及250平方米的公共設施為例子,當中包括新建、改建或擴建,都須要有20%以上面積進行屋頂綠化。在05年亦規定所有新建築物須要有20%以上面積作為屋頂綠化[2]。歐美的一些地方如多倫多、三藩市或是德國等地方更是早已將綠化屋頂列入城市規劃的一部分[3]

反觀香港作為國際大都匯,對於綠化屋頂等措施仍然未有落實於整個香港。政府雖然有於綠化屋頂著手,但整體而言推動力不足以令廣大的設施及樓宇引入綠化屋頂的計劃。參照香港綠色建築議會2020年的報告[4],自2010年起,本港約有1600個私人及公共項目註冊綠建環評認證。綠建環評認證要求建築物超過 1,000 平方米的綠地覆蓋率達到 20%[5]。雖然這 1,600 個私人和公共項目佔整體新建樓宇40%,但總數只佔香港現有50 000幢建築物約3.2%

綠化為香港降溫?

香港作為人口密度排名第4的地方[6],加上地少人多,造就成集中於市區發展,令附近的建築物過度密集。密集的建築物以及屏風樓的形成令到熱能難以釋放到高空,而市區的發展亦間接令到人為排放的廢氣及熱力釋出並累積,十分容易形成熱島效應。其實我們不難發現香港每年的平均氣溫都有提升,由188521.5°C上升至2020年的24.5°C,每年的平均上升速度為每100.13°C大幅加劇至在20世紀後半期每100.24°C[7]。另外香港的道路也是世界上最密集及使用率最多的地方[8],大量的汽車排放亦加深了熱島效應。

所以在香港落實全面綠化屋頂有其必要性,綠化屋頂能夠透過綠化植物改善熱島效應吸收在空中的熱能並且有效散熱降溫,跟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數字顯示,綠化屋頂能夠帶來最多減少大約4度的溫度[9]。而植物又能夠透過蒸發水分從而達到調節大樓溫度,節能降溫的效果。當室內溫度降低時,自然就能夠減少依賴冷氣機降溫。所以綠化屋頂絕對能夠有效為香港降溫,並從中改善熱島效應的問題

垂直綠化更適合香港?

前文提及綠化屋頂作為城市綠化的其中一個選擇,所帶來的好處甚多。而除了綠化屋頂外,垂直綠化亦是當中一個很好的選項。垂直綠化帶來的環境效益十分顯著,特別在於散熱效果上。根據渠務署對於垂直綠化研究的結果顯示,於夏天期間,有進行到綠化的外牆所錄得的溫度得以減少攝氏7度,更可以美化景觀及提升生態價值,令周邊環境和附近居民受惠[10]。而香港中文大學亦曾於2油麗邨進行測試,結果顯示在高溫下,綠化牆跟原本石屎牆的牆身溫度,相差可達攝氏16度,而室內溫差也高達3.5[11]。活用到建築物的外牆作為綠化更加能夠活用到建築物的面積,不再只局限於建築物的天台。

綠色香港成就綠色未來

綠化城市的概念在香港並非未實行,只是缺乏長遠的規劃。要改善氣候變化的問題以及達到碳中和的目標,香港確實需要在綠化城市規劃的方面急起直追,達到國際標準。參照新加坡的皮克林賓樂雅酒店為例,其酒店設計便參考近似梯田的設計,種植了20多種具有遮擋陽光的綠色植物,而且採用大量環保概念如植被牆壁,人工水景,雨水灌溉等,並全部以太陽能設備發電[12]。能夠將綠色元素混合在設計之上的同時並考慮到對城市環境影響,新加坡的做法其實十分值得香港借鏡。相信香港絕對有能力去規劃綠化城市的政策以滿足減排的目標甚至成為其他國家對綠化規劃的指標,令香港成為首屈一指的綠色低碳大都市。


關注議題:
關鍵字:


最新網誌



相關文章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