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善用科學數據 防治榕樹害蟲 (發佈日期: 6月2日, 2023年)




5月中旬,我如常行經沙田文化博物館外的大涌橋路時,注意到一棵榕樹的樹葉幾乎完全消失了。我心想,這是否因為早前的鑽探工程破壞了這棵榕樹的主要根系?仔細觀察後,我才發現樹底下布滿了棕啡色碎屑物和被啃咬的葉片,而樹幹上亦有幼蟲在爬行,確定這棵榕樹初次遭受到朱紅毛斑蛾幼蟲的侵襲。

 

自2020年起,朱紅毛斑蛾(Phauda flammans)對香港的榕屬(Ficus spp.)喬木和灌木為害愈趨嚴重,此蛾的幼蟲具專一性,只啃食榕屬植物的葉和幼嫩葉柄,較廣為人知的榕屬樹種有細葉榕、垂葉榕、大葉榕和高山榕等。雖然此蛾品種早在20世紀初已分布於南中國及東南亞地區,但在2019至2020年前,香港並沒有廣泛爆發的紀錄。最初由天水圍、元朗一帶發現,這2至3年陸續在市區的榕樹上繁衍,到今年上半年,全港市區只剩下香港島、東九龍、將軍澳、南大嶼山及其他離島尚未有爆發。朱紅毛斑蛾平均每年有3至4個世代(generation),繁殖力強,如果不採取任何措施防止其擴散,將遲早波及屬「高危群組」的上百年樹齡老榕樹和有獨特保育價值的港島石牆樹。

遲早波及百年老樹
或許有人會問:「萬物相生相剋,難道此蛾就沒有天敵嗎?」經過園藝樹藝同業們多年觀察,本地的天敵,如花胸姬蜂、黃猄蟻等,其數量遠遠無法有效減少此蛾的數量。此外,蛾的毒性也不會讓鳥類視之為美食。有人可能會認為,榕樹有強大生命力和復原能力,為甚麼要危言聳聽?就讓榕樹們天生天養,自我恢復,何用大費周章、花納稅人金錢去滅蟲?

 

我在此提出幾個隱憂和考量:(1)受褐根病感染及被列入《古樹名木冊》上的老榕樹,如有地標性意義的柏麗大道榕樹群,未來還要抵禦反覆而來的蟲害,其健康會否受到嚴重威脅?

 

(2)在人流和車流繁忙路旁的老榕樹和老齡石牆樹,在幼蟲啃食的高峰期,葉片稀疏時,可能會讓樹藝師誤判其健康狀況,進而增加修枝減重的幅度和次數。在惡性循環下,樹木重生的儲備會否逐漸耗盡?

 

(3)據筆者研究顯示,細葉榕佔本港市區公共綠化空間內樹木數目約6%,屬數目最多的榕樹品種,若政府及各界未有實施系統性防治策略,老病榕樹將首先被淘汰,接下來是其他生長環境不佳的榕樹。

 

(4)首當其衝的是舊區的老榕樹,它們樹冠寬廣,對於緩解城市熱島效應和碳氮循環有重要貢獻,同時為共生物種,如榕小蜂提供了繁殖和重要的棲息地,也影響了其上層捕食者的食物源。

 

(5)老病榕樹慢慢被淘汰是大自然定律,但廣大市民對一些地標性榕樹具有深厚感情和集體回憶。因此,我們可進行一個具代表性的民意調查,附上不治理及治理害蟲成本方案,讓市民表達是否值得為此投入資源。值得留意的是,不治理的成本包括移除樹木及重新種植,但其生態服務上的損失難以量化。

 

一份綜合世界各地市區樹木害蟲的文獻指出,有49篇報告顯示害蟲會明顯令樹木變弱,並加速其死亡。為了科學化地評估朱紅毛斑蛾的影響,我們需要採用數學模擬模型去估算榕樹的衰弱和死亡情況,還要比較未來天氣,及在不同情境下,防治管理所需要的資源投入。
用數學模擬模型去估算情況

 

隨着蟲害不斷擴散,以化學蟲藥防治蟲害的機會也愈高,導致一些高毒性物質悄悄進入城市生態系統,對環境和人類造成傷害。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政府必須制定綜合防治控蟲指引,優先採用物理及生物防治方法,嚴格禁止使用高毒性蟲藥,以保障生態環境、人類和動物的健康。


關注議題:
關鍵字: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