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土地辯論研拓郊園 忽視生物多樣性




土地大辯論進行得如火如荼,各界已從多元化角度討論郊野公園建屋的建議。適逢生物多樣性國際日(5月22日)剛過,本文從較受忽視的生物多樣性觀點出發。

前年推計劃 提升生物多樣性


早於1992年,多國已在聯合國地球高鋒會上簽訂了《生物多樣性公約》。回歸後,已加入的中國把該公約適用範圍延伸至香港。港府於2016年12月推出首份關於生物多樣性的城市級計劃——《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2016–2021》(計劃),期望透過發表涉及政府所有部門的大綱圖,全面提升本港的生物多樣性。

雖然計劃遲了20年誕生,但是慶幸本港先天條件優厚,加上港英政府把高達40%的土地列為郊野公園或特別地區,計劃的總結現況部分得出驕人成績。例如本港的鳥類佔全中國逾三分之一,又擁有廣東省逾三分之一的兩棲動物品種,但是香港的面積大約只是中國總面積百分之零點零一。

在「挑戰和威脅」一章中,首先提到香港面對人口及房屋需求增加是維持生物多樣性的一大挑戰,接着即提出指引,「政府需與各界廣泛合作,積極創新,將生物多樣性的理念納入規劃、城市設計和發展項目中……本港鄉郊現存的生境和生態系統亦可繼續改善,使香港在創造發展容量的同時也提升環境容量。」好一句「提升環境容量」,以嶄新的表述,挑戰了發展與保育難以並存的傳統思維。

生境一旦破壞 損生物棲息地


可惜一個月後(2017年1月),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已提出考慮在郊野公園邊陲地建屋,還有陳茂波誇大郊野公園佔7成土地面積,各高官的言論都予人政府冷待計劃的感覺。近日3位規劃署前署長更唱淡棕地,暗打由環保團體提出的「先棕地後綠地」發展次序。

檢視計劃內容,更確定政府在自打嘴巴。計劃指環保署及漁護署會打通生態走廊、環境局及漁護署負責擴展藍綠空間(水體與植坡),但是近日的土地大辯論,卻為發展郊野公園埋下伏綫。試問如果生物的棲息地變得割裂而零碎,生境受破壞,整體的生態價值已無可避免受影響。就算如政府提出只發展「邊陲地」,郊野公園亦失去了緩衝區。又或者推出「可加可減機制」、生態保償方案,亦不可能確保生物按計劃全數「搬遷」。

另外,計劃提及由漁護署進行生態調查及整理生態數據庫,以便決定保育工作的緩急先後。假設某郊野公園土地已被研究作建屋之用,為此地進行生態普查是當務之急。可是土地大辯論中提到的「概念性選項」包括「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其他地點」(指大欖及水泉澳以外),竟然連明確位置亦沒點出,更莫論知悉其生態價值。只以「邊陲地帶」字眼形容令人聯想到重要性不高,有混淆視聽之嫌。

漁護署種原生樹 為動物供食宿


隨着土地大辯論展開,計劃已變成明日黃花。幸好,還有漁護署繼續與非政府機構合作,進行計劃中提及的「郊野公園植林優化計劃」,通過移除老化和枯萎的外來先鋒樹,改為種植原生樹,為本地動物提供食物及居所。本會亦通過舉辦《酷森林》植樹日參與其中,以僅有的力量推動生物多樣性。

希望大眾在參與討論時,別忘了維護生物多樣性有助提供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對糧食和其他農作物的生產、人類的食品安全及營養、應對氣候變化等都非常重要。


關注議題:
城市森林.森林城市
空氣
氣候變化
自然保育
關鍵字:
生物多樣性
土地辯論
郊野公園
建屋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