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提升樹木管理豈止人命攸關?




早前死因裁判庭就3年前羅便臣道塌樹造成孕婦死亡一案進行聆訊,有報道指雖然最後保住了胎兒一命,他卻因意外導致腦癱,還要接受漫長的治療及訓練,令人傷感。最後,雖然裁定孕婦死於意外,但是死因庭就此建議政府立法規管私人土地的樹木,以避免同類慘劇再次發生,這無疑為訂立樹木法帶來了契機。

 

如果大家並不善忘,可能仍會記得2008年赤柱塌樹壓死女大學生,同樣因為死因裁判庭的建議促成了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的成立。每次出現樹木慘劇,才出現改善及補救措施,正如案件的死因裁判官所說,以人命換來醒覺可能太遲。但是市民更需要作出警惕的是,如果醒覺只限於樹木風險,那麼真正的醒覺還未出現!

 

根據樹木辦的資料顯示,20162017年度,政府在市區栽種了2.7萬棵樹木(不計灌木及時花)。以往5年累積計算,數字更達23萬棵。單看數字,難以達致香港人不關心樹木的結論。但是現時社會對於樹木的關注,往往只限於危樹舉報、樹木倒塌帶來的人命財產損失以至賠償責任。養育小孩,社會追求贏在起跑綫,那麼要確保樹木健康成長而減低倒塌風險,又何嘗不是應該從起點開始關注?

 

對的樹種對的地方減塌樹風險

 

 

首先,香港是一個高密度的城市,種樹前先要慎重考慮樹木的生長空間及樹種。現時很多城市樹木只是種植在狹小的樹穴中,又要與錯綜複雜的地下管道爭奪地下空間。當樹木慢慢長大,但是根部沒有足夠位置擴張,便會出現「上闊下窄、容易倒塌」的問題。

 

樹木在地上的生長同樣困難重重,例如很多行人路人流極高,只適合種值樹冠較高的樹種,樹木亦不可以種植得太密,否則會出現人樹爭路的情況。行道樹如果樹冠太闊,則會影響經過的汽車甚至附近的民居。當樹木因為影響人的生活招致頻密被修剪時,便會出現傷口過多的問題,長遠影響樹木健康。因此,在決定種植一棵小樹苗之前,便要先確保「將對的樹種在對的地方」(Right Tree in the Right Place)。

 

種得太密恐現人樹爭路

 

 

現時樹木問題叢生,同時反映樹木護理及風險評估仍有待改善。現時政府各部門會自行派員護理屬於管理範圍以內的樹木,並定期為樹木進行風險評估。惟現時未有規定驗樹人員必須為註冊樹藝師,部分驗樹人員更需要在短時間內目測數以百計的樹木,正如政府審計署報告所言,檢查的質素未有保證。此外,由於現時本港未有樹木法,政府欠執法權,導致位處私人業權的樹木更加變成「無王管」。

 

除蟲為主忽略護養管理

 

 

現時的定期檢測工作,集中於減低有問題樹木對公眾及財物構成的風險,以移除病蟲害樹木為重點,忽略了樹木的護養及整體健康管理。同時,因為樹木整體健康欠佳,導致危機頻生,公眾憂累。這問題形成惡性循環,增加了管理樹木的難度。

 

樹木提供遮陰、降溫、滯塵、吸收二氧化碳、減少雨水徑流、減低水浸風險等功用,要令香港這個高密度城市變得更宜居,多種樹木是社會已取得共識的方向。惟願社會大眾更加要明白,當我們說城市需要樹木的同時,更應該恒常關心其健康,而非待樹木患重病時,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甚至「殺無赦」!地球之友參與了香港電台社區廣播服務,推出《地球學院——城市森林。森林城市》節目,歡迎大家收聽,共建森林城市!


關注議題:
城市森林.森林城市
關鍵字:
塌樹
樹木辦
樹木管理
城市森林
樹木法

返回頁頂